屈白

楚留香all华。注意避雷。

永远不要吝啬你的小红心,反正你点了小红心的东西又不止一件两件。点一次是给对方的激励,尤其是冷圈。

头像是手书截图。不是自己画的。作者不清楚……抱歉。

武华。一个印象。

其实武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勘破尘世无悲无喜的仙人和在泥潭中打滚遍体鳞伤的侠客。 

人间如梦。 

噩梦一场。

礼乐崩坏,人性显出。

上当的侠义,吃亏的正气,秉着最美好赤诚的入世理念却被一次次剥离的希冀,叩问己心叩问天地叩问神佛却依然不得的答案,于是他支离了,粉碎了,最后成了比尘埃还尘埃的泥。这就是他天真正义的结局。

江湖中人,皆为刀俎,谁的信仰理念天真善良,谁就是丛林法则下被离析的鱼肉。 

就此堕落的结局也很好,不过这样就没有武当出场的份了。 


初识于恍然梦境,相遇于梦破血淋,山巅云海烂漫,他却一身泥泞。武当的道长一身白衣,身边是萦绕云雾的温凉仙气,无悲无喜的眼神中不乏悲天悯人。尘云惊鸿尚晚,殊归已定又怎好同行。 

华山落魄移开视线,掉头准备离开,自己这种人怎好脏了道长的眼睛。却听得他一句,“到我身边来。”

所有的不甘愤怒和委屈都被这短短几字搅得昏天黑地,差点就要喷涌而出。硬是忍住了。只化作最后的、最后的一缕残念—— 

如果是仙人的话,一定不会被...。 


这就是我所坚守的武华,是一场穷途末路的救赎。

双华的卡路里

我决定练习卡路里这首歌唱出来!!!

江可爱:

bg。写着玩玩 人间如梦给自己嚎个师兄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搭讪被拒绝 都要说声对不起
魔镜魔镜看看我 我的华仔在哪里
华仔 我要华仔 我要变成华仔迷

pose pose
我要变成华仔迷
pose pose

为了拐到绑定华 世界喊到没铜币
为了买束广寒仙 吃土吃到没脾气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喊华仔没人理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华仔迷

wow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清水一银票给你

华仔华仔我爱你

拜拜 小和尚 道长云梦大暗香
沧海萝莉师姐妹 快走快走我不理
拜拜 木芙蓉 全都送给乖师弟
boss会武二杠五 别再打本伤身体

来来 师兄弟 乞讨卖艺来养你
甩掉武当大猪蹄 偷情偷情快滴滴
来来 做闲趣 内销致富奔小康
华仔华妹一条心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为了拐到绑定华 世界喊到没铜币
为了买束广寒仙 吃土吃到没脾气
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喊华仔没人理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华仔迷

wow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华仔华仔华仔华仔
清水一银票给你
华仔华仔我爱你

拜拜 小和尚 道长云梦大暗香
沧海萝莉师姐妹 快走快走我不理
拜拜 木芙蓉 全都送给乖师弟
boss会武二杠五 别再打本伤身体

来来 师兄弟 乞讨卖艺来养你
甩掉武当大猪蹄 偷情偷情快滴滴
来来 做闲趣 内销致富奔小康
华仔华妹一条心 不达目的不放弃

奇了怪了小的时候明明是 师姐说
碰瓷武当猪蹄师兄 很辛苦
直到最爱的师兄都跟武当跑了
原来看得见 撩不到 更辛苦

希望 武当 钱是假的
师兄 脑子坏的
不如跟着节奏没在怕的 努努力
别让华山华山划水 划死你
不达目的不放弃
绑华回家pvp

拜拜 小和尚 道长云梦大暗香
沧海萝莉师姐妹 快走快走我不理
拜拜 木芙蓉 全都送给乖师弟
boss会武二杠五 别再打本伤身体

来来 师兄弟 乞讨卖艺来养你
甩掉武当大猪蹄 偷情偷情快滴滴
来来 做闲趣 内销致富奔小康
华仔华妹一条心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不放弃
华仔华仔我爱你
不放弃
华仔华仔我爱你
我要变成华山迷

那姑娘以为自己是要死透了,却没想到还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倦意像灰白的海水一样把她浸了个遍,她就像块沉甸甸的湿毛巾一样。当她意识回来的时候她还困在黑暗的视线里动弹不得,但她知道自己能够醒过来,并且必须醒过来。她要是能够动,那腕心上的青筋都要像裂痕一样在皮肤上清晰开了,冲破阻隔并不像用语言描述一遍那么简单,她拼了命,她甚至觉得自己不是在努力活过来而是在逼死自己了。

她是被一句呼唤摇醒的。

“小友……?”

她这才恍悟过来自己还处在海里,而不是在阎罗殿里挣扎。

似乎待机的身体就等这句话似的,她的眼睛唰得一下就睁开了,自己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猛开的眼睛已经嗞裂得疼了起来。

身前的男子脚点轻功立于水面,白衣飘飘不似困在暗无天日的海上囚牢,他的眉眼自带笑意,脸上的关切把她从愣神中拉了回来。

——她一直以为楚留香是救命恩人。

江湖的路上,明算阴斗,阴谋险卷,她凭着自己初生牛犊的勇气,抱着天真一路斩杀荆棘,闯到深处。

经历丰富了起来,她这张白纸也总算能看得过去了。

她从明白什么叫万山无阻,到明白什么叫人心总归会变。

掌门的别离,高师姐的落魄,曾经可以对之肆无忌惮撒娇的人,居然都变了模样,好像她们从一开始就在伪装似的。

还好。有时她累了忍不住乱想的时候,总能在转头之际看见那个人。还好——她想,还好她身边还有那么一个人风雨不动的伫立。

后辈对前辈的依赖,在时间沉淀和青春催化的作用下,往往会升华进阶成为高尚的情愫。

那日楚方二人对峙之时,她在他身后偏旁一侧,目光紧紧的盯着方思明,手的五指绞着楚留香的长袖,力道之紧,白绸扣出几条褶皱。
“我不会走的。”
“香帅,这是你们总结恩怨的时候,但也是我,和方思明做出了断的时候。”

方思明垂眸看着她,落雪吻过的长长睫毛往下弧着,投一片捉摸不定的影子,他不动声色,可他漆黑的瞳孔里却百般惊波,一点浓墨晕开了似的,情感不明在蔓延,其上的人影却不随之飘晃,坚定的模样在他不忍而又彷徨的眼神中格格不入。

“我们人不敌众,需要有人断后,不如叫少主来做吧,也算是给他最后一点机会。”
“奴家功夫也是不如少主,才出此策的。”

“不必解释,反正,我对他的情分,也被消磨完了。”

他的义父一挥手,拂袖转过身去,目光最后一次流连在他身上。……这种目光已经不是第一词,失望的,狠绝的,不带一点昔日情分的。只是这次他却被伤深了。

他告诉自己,义父的一切命令都要当做诏令去完成——无论命令是什么。

“遵命。”

最初的那日,他一道符震落了她,把她跌到海里,可他隐瞒不了自己的真心,他想,只不过是个小家伙罢了,便又投了根浮木,把昏迷的她支在海面。

之后就看你自己了。

他在心里道出这么一句,就利落的走了,却没想到还有这一日的到来。那个小家伙居然成了遏制他力量的存在。

已经变得这么强了啊……。

她对楚留香的情愫得不到回报,他都看在眼里,一次次手软,也都是想到了楚留香死后她悲痛欲绝的模样。

那个小家伙,傻乎乎的,坚信着什么人间正道,侍奉着那句善如星火。

天天给他送一堆宝石翠玉,穷的时候就送花,还陪他喝酒,听他说酒话。

他也猜的出来她对楚留香的情愫来自于哪里。

——来自于那日的救命之恩。
——来自于他遗落在楚留香手上、被捡走的东西。

段子而已,想了想还是决定截图保存。随手写的,没注意错字和病句。 @苹果派与猫

【瑞嘉】闹鬼?闹嘉德罗斯。

→架空。但依然嘉九岁,格瑞十七岁。
→可爱凯莉,可爱格瑞。全员可爱。
→有金凯元素注意避雷。
→本篇格瑞沿袭原作无母无父(应该是被屠族)的设定,但是有被收养的情节。
→看不懂的话再看看这里:格瑞从小就和嘉德罗斯认识(嘉德罗斯单箭头格瑞),这是比金更早的。(是不是和原作的比赛入场顺序很像,金是后来的那种)格瑞是父母死后被养母养父带去新居才和金成为发小的。
→灵异事件排序:泰迪熊掉下床,窗户被打开→和继母在元宵节出去浪,看见了桥下倒影里的第三个人→在废弃学校上厕所,上完大门就被锁了(怎么出来的别问我)
→泰迪熊可能是定情信物。

阳光惬意的撒在窗外,透明的玻璃上一片金光,懒洋洋的颤动着,像谁的眼睛。

格瑞和金、凯莉一起坐在甜品店靠窗的位置。他猛吸一口牛奶,发现这店里的牛奶竟然也比平常喝的牌子腻多了。

“格瑞,你听到了吗?凯莉真是太厉害啦!居然经历过这么玄幻的事情~”

发小似乎不满自己心不在焉的态度,故意大声嚷嚷着想抓回格瑞的注意。

格瑞转过脸去,依然是面瘫脸,不过也是,金和女孩子的约会居然还拉上自己,对这种笨蛋情商一张面瘫脸就已经足够了。

凯莉大忽悠看见金夸张的反应虽然有些不适应,但还是满意了许多。

“哼,本小姐当然厉害了。”

好了好了,格瑞在心中乞求着,快点说些什么支开自己吧。

“喂,格瑞,你呢?你有没有经历玄幻的事情?”

一口奶差点喷出来。

得意忘形的凯莉胳膊肘撑在木质的小圆桌上,另一只手撑着脸,一贯戏谑的表情,但整体的神态已经出卖了她好奇又投入的心理。看来她也已经入迷了,格瑞认命的想。

“嗯,五年前元宵节的时候好像有过。”

“诶!?真的吗!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吸管被格瑞含在嘴里啃咬着,等到发小的音色淡下,他才缓缓开口。

“小时候,晚上和母亲一起逛,走过桥上的时候不经意看了眼河面,看见了第三个人。”

记忆里,夜色中荡漾的湖面,卷着巧克力般的丝滑浓黑。金色的灯笼上被人画着小爱心、小五角星一类的可爱图标,看见第三个人小小的脸庞上印着颗星的倒影后,格瑞下意识的瞄瞄桥上对应的位置。那里确实存在一个边缘处被画着五角星的灯笼,但是它并不是毛毛糙糙的啊?格瑞眨眨眼睛,再看看湖面,那个“鬼”好像已经发觉了,正对着湖面快速的晃着胳膊,间接向格瑞打招呼。

太过于和谐友好的画面,对于面前这两个人来说肯定是无趣的。于是格瑞闭上眼睛,像被顺口溜一样的说。

“那个影子非常可怕,头上两个犄角,嘴上还有吸血鬼一样可以伸长的獠牙——我亲眼看见他的獠牙慢慢地、慢慢地伸到了地上。当时被吓到了,这是不想和你说的原因,金。”

“呜哇……格瑞……原来你这么可怜,那么小就有了心理阴影,以后的日子也难过吧?”

凯莉眼睛里却要迸出星星一样,和她旁边那位快迸出水珠的人一副截然不同的模样,她用一种非常愉悦的语气轻飘飘的问:“还有吗?”

“有一次路过废弃的学校,太想上厕所就进去了,出来的时候发现大门被锁上出不去了。”

“喔喔!这个!我知道的,当时我也在。”金。

其实细细回想,自己经历的玄幻还是蛮多的。

但是再这样说下去是不行的,等到下午都要结束了,凯莉就会惊觉自己是个持久的电灯泡,一泡更比六泡强,然后会用凶恶的眼神瞪自己。

于是他抢先一步说:“然后没了。灵异事件就两件。”

坐在旁边一桌的嘉德罗斯听得脸都绿了。

什么叫头上两个犄角,嘴上的獠牙伸到地上?什么叫没了?明明还有很多!

不过现在他最在意的还是牙齿。

嘉德罗斯大大咧咧的张开嘴,刻意露出那颗小虎牙,眼睛中一股浮躁的怒气,看向雷德,想问清楚自己的牙齿到底有没有那么恐怖。

“喂,我……”

还没说完,雷德小天使给他喂了一个鸡块进去。

于是嘉德罗斯只好嚼啊嚼,继续听旁边那桌的夸夸其谈。

“不对啊格瑞,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一个……唔……是什么来着?你很久以前和我说的啦!当时你还被吓哭了呢!”

格瑞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很小的时候确实哭着和金说了什么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但是时间比以上两件都要早,早到自己的眼睛还没定型成死鱼眼。那时候才刚和继母继父搬来,和金做邻居不久。

他心里一愣,想着这什么发小啊居然挖自己黑历史。凯莉一听就又来劲了,赶紧怂恿格瑞。两位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在坑自己——二人世界约会正在被当事人竭力转为普通朋友间的怪异闲谈并毫不自知。

格瑞一脸平静地掐着牛奶盒,其实心里咬牙切齿,恨自己皇上不急太监急。他对着星星眼的两人沉默了一阵后终于闭上眼,硬着头皮道。

“你记错了。”

嘉德罗斯眨巴眨巴眼睛,金可没有记错,他还记得呢。小时候的格瑞真是非常可爱了,被吓到之后裹着床单直接擂邻居秋金的家门。

在床单里颤着的小身体,故作镇定擒着眼泪的眼瞳,像是坚硬又高贵的紫水晶上沾了清晨的露水。

然而这一切都是他嘉德罗斯造就的。想到这里,嘉德罗斯就舒展了眉头,包子脸一鼓一鼓的,没错,他正在骄傲又舒心地啃着汉堡。贴心的祖玛姐姐拿着罗斯常年带着的泰迪熊手帕擦他嘴边的生菜渣儿。

“啊,想起来了,你说你看见窗帘在飞!对吧对吧?”

“没有。”疾口否认的格瑞抬头撞上凯莉大佬眯起的眼睛。

格瑞小时候的泰迪熊一直被放在身边,有次格瑞半夜莫名其妙醒来后发现它掉在了地上,正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抬头看见了飞舞的窗帘。可能是幼年人还不清醒的大脑给他造成了恐怖的错觉,格瑞吓得屏住了呼吸,瞪着眼睛盯着窗帘几秒后,确认自己睡觉前有关窗户的他直接揪起床单一角,把床单卷在身上后跳起来就往隔壁跑——毕竟那时候继母继父不在家。

后来再回到屋子里,窗户已经关好,泰迪熊也已经躺回了床上。这无疑是一件更恐怖的事情,当时格瑞就打电话要家人快回来了。

嘉德罗斯的眼神黯淡下去,反思当时确实做得过头了。

但是谁让他一搬进新家就和金那么亲密的!

就连和泰迪熊诉说的内容也是与金的日常。

嘉德罗斯一把错归在格瑞身上,眼神就又唰的明亮了。

还有那次废弃校园的厕所事件,谁让金站在外面等他。

嘉德罗斯还记得在老家的格瑞一直都是一个人,那张嘴总是抿紧,不愿意与其他人交涉,只有在深夜才会对泰迪熊诉说心语。那双眼睛也害怕与人对上视线,就算是偶然的视线交汇,他也会猛然缩回目光。

嘉德罗斯是知道原因的。

因为格瑞的亲生父母都已经离开了,他是后来被亲戚带去外地的孤儿院然后又被其他夫妻领养的,后来那对夫妻买了新居,旁边的屋子里就住着秋和金。

所以在金出现之前,他独占着格瑞。

后来的那么多闹鬼事件,其实都是出现在金闯入格瑞的生活后的,原因很简单,嘉德罗斯是个醋缸子。

而且他一直都知道格瑞会和金做朋友的原因。

——金能给格瑞实质性的勇气,实质性的。

那是鬼魂型的嘉德罗斯所不具备的。

为此,嘉德罗斯彻底离开了。

那之后,格瑞便没有经历过闹鬼事件了。

另一桌的雷德打断了罗斯的回忆,唇齿不清的问:“老huà,你不是guō一拥有实体jī后就去和gay瑞打招呼吗?”

“没看见他旁边有人吗?再等等。”嘉德罗斯又抓起一个鸡翅。

祖玛安静的吃着提拉米苏,嘴边不动声色的溢出甜谧的笑——她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嘉德罗斯有多可爱呢。

那个暴跳起来的嘉德罗斯把门一锁,背对着格瑞吼出了声。

“你就和金待在一起吧你!真是的!明明我也陪在你身边啊!渣渣有什么好的!不就是能触碰到你吗!要是我想,我也可以!”

因为这一句话,鬼形态的嘉德罗斯修炼了五年。

吃完了鸡翅后,嘉德罗斯要来了湿纸巾和干纸巾,分别擦了自己的嘴。站起来再瞅瞅自己衣服,确认没沾上油渍后,抬起圆圆的下颚,挺起单薄的胸脯,望着格瑞自豪的走过去。

格瑞现在还沉浸在回忆里,那个带着黑色发箍的金发小鬼魂,自从那次厕所事件后就不见了呢。真的,不会再来了吗?

金和凯莉在一起后,自己会不会又变成一个人。

然后在此时,他听见了谁的声音。

带着奶音,却还故作嚣张。

——“格瑞!”

转过头,金发的、脸上贴着小星星的幼年鬼叉着腰,得意洋洋的站在他的眼前。

超小的小剧场:

“祖玛,老大不是说等他旁边没人了再去打招呼的吗?”
“嘘,老大只是想吃完鸡翅而已。”